谛贝天普

猜你喜欢
查看: 838|回复: 0

[佛门公案] 普钦上师传(二)

[复制链接]

120

主题

160

帖子

727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727
发表于 2016-10-18 23:27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普钦上师传(二)
2ecfbb691b2f4452ad6a79509ba923c9.jpg
     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     (沐恩弟子王治平居士记)

        西藏密乘者,以色身为坛城,以自性为本尊。三身圆满,证福慧之双运,一性本然,明色空之非异。万象庄严,无非缘起,一心不二,原属性空。智悲双运,穷千圣之指归,定慧圆明,聚万法之总汇。其法迥异中夏,此身证卢舍那,此体即庄严土,上者即身成佛,太空比寿,不容毁损,岂尚苦行。师夙仰是宗,此遂结束苦行,专事密乘矣。
     [民国二十七年]
     师于成都受根桑活佛灌顶,领大圆胜慧法。翌年三月,西康贡噶呼图克图来蓉,贡师为密教噶举派第九代祖师雪山法狮子转世化身,世称贡噶喇嘛。师复往受灌顶,受金刚亥母法、金刚萨埵法、红观音法、阿达尔玛佛法、上乐金刚法、马头金刚法、白宝藏王法、二臂玛哈嘎那法、四臂观音法、绿度母法、金刚盔铠法、长寿佛法等。
    其后,格鲁派蒙古章嘉呼图克图来成都,师复往求法。章嘉询以曾受何法,师具以告,章师曰:“密法殊胜,无过宁玛,大圆胜慧为天中之天,圣中之圣,汝依此而修,必得无上成就,我纵授汝灌顶,亦不能过此,汝何求焉。”师遂决意终身修持宁玛噶举法要,从章师之命也。
       师于是年四月廿六日起,修对生白宝藏王法。
    [民国廿九年正月]师至峨眉建茅蓬专修此法一年,至民国三十年三月十四日,因双流扬君辅居士迎请,至双流,仍闭关修此法。时双流久旱不雨,农民齐集县府,请县长建坛祈雨。当时县长为罗宗文,以事属迷信,不允所请。而群情汹汹,势将生变,罗县长焦急万状,不知所措。杨君辅居士为该县典狱官,入谓县长曰:“不如请其祈雨,祈而不效,农民亦无词可借矣。”罗无奈,即遣杨转请师,师曰:“无须我出关,汝将我所书《华严经》曝于日中,雨即降矣。”杨依言曝经日中,少倾,狂风突起,阴云密布,大雨倾盆而至,十余人急抢收经卷入室,罗县长亦叹息不已,谓此诚不可思议。
    八月底,师修法已满四百五十万遍,并于定中亲证白宝藏王本尊,时师复拟筹资入康求密藏甚深妙法,如缘法具足,即闭生死大关,以期证无上果。
  贡嘎山者,位于西康木雅。万壑争奇,千岩竞秀,玉宇琼台,高出云表,四时积雪,恒古不消。相传为南闫浮提第二高峰,峰顶有胜乐轮及贤劫诸佛遗迹,时有圣灵飞锡往来,烟驾飘摇,神异靡测,山麓贡嘎寺主即雪山法狮子贡噶呼图克图是也。
       师于民国三十一年 阴历三月廿二日 由成都启程, 四月初二抵贡嘎寺。十六日贡师为师灌顶传米拉上师相应法、金刚亥母法、玛哈嘎那法。
十三日传五财神法、求雨法、文殊吉朗法。
十四日传弥陀长寿法、绿度母法、药师佛法。
五月初五日 ,贡师复传莲师三根本法,金刚手多闻天王合修法。
六月二十一至廿六日,复传释迦佛法、普贤法、十一面观音法、地藏王法、除盖障法、虚空藏法、准提佛母法、秽迹金刚法、尊胜佛母法、惹呼那法、胜海佛母法等。
八月初一日 ,师复从根桑活佛领如意玛哈嘎那法,
八月中旬领红观音佛母法、黑财神法、黑文殊法,
九月十一日领莲师内外成就法。
八月二十五至二十七日贡师传密集金刚法,
廿八日传莲师亥母法,噶玛巴上师相应法。
九月初一传红文殊法,初四传红观音法,初八传二臂嘛哈嘎那法,初十传九尊大威德金刚法。十五为贡师诞日,复传白玛等龚法。
十六传如意轮白度母法,至是师于密教宁玛派噶举派诸法已渐窥其堂奥矣。
  时贡嘎山有一法会,各派活佛来会者四百余人,师闻诸活佛言:“萨迦派日古吻波活佛有《上师海心要》,《空行海心要》,实千圣不传之秘,集宁玛派万法之精华。然得此法至为不易,过去诸活佛往求此法者已逾数百人,均未获允。”
  根桑活佛求亦未得,归谓师言:“以汝苦行功德往求必允,我代汝翻译,庶可得闻此法,师遂往求法焉。日古吻波上师是夕入甚深三昧观其缘起,见护法三次起舞,并以口中之血吐于师口中,遂允传法。于十月初四起传“上师海心要”三日,“空行海心要”四日,根师以代师翻译故,亦得同领此法。
       本月初九日,复偕根师于萨迦教日古活佛处领九尊黄财神法、黑佛母法、金刚黄佛母法、尊胜佛母法、护子佛母法、孔雀王母法、一面二臂红大威德法。
初十传大千应佛母法、授记秘密咒佛母法、卡雀玛佛母法(此法为萨迦派不共秘法)。
十二日传映蔽佛母法、白伞盖佛母法、他无比佛母法。
十三日传持香母法、金刚帐法、金刚练佛母法、威力大金刚法。
十四日传三面八臂马头金刚法、金刚无我母法。
自十五日起连续三日讲卡雀玛生圆次第。
二十一日传金刚持修双身加持法、吉祥天母法。
二十二日传白多闻天王长寿法、白四臂玛哈嘎那长寿法。
廿三日更传长寿佛及五佛母法、阿弥陀佛法。
廿五日,日古吻波活佛暨日古活佛所传诸法法器并赠与师,
廿六日师即偕根师自郭瓦喀萨迦寺重返康松扎。
      贡嘎寺有察察恳波堪布者,为贡噶活佛师兄。以修光明大手印而入甚深三昧早证悉地,岩居穴处,肋不至席者已五十余年。其接人方便,棒喝兼施,绝似宗下钳椎。
      师于民国三十一年冬月初六日从察师受光明大手印法,并于贡嘎寺闭关专修此法,克期取证。于三七日中亲证法性,蒙察师印可后,师于腊月十五日登程返川矣。
      民国三十二年正月师偕根桑活佛等数人,自康抵成都,寓方池街李宅,根师即为师翻译卡雀玛法本全部,师复从根桑活佛领莲师长寿法、忿怒莲师法、四臂观音法等。
      是年冬,中江李紫蓂、向德彝、向贤征居士等迎师至中江永安乡柏妙山,闭关专修密法。
      三十三年正月至重庆抄《遥海恩波》法本,三月返蓉,从根师受郎噶喜法。随返中江闭短关三月,六月十五起,师于中江居士林讲《大佛顶经》一月。旋返蓉偕根师译空行母大仪轨,圆满后,复至三台偕根师译《上师海心要》,是年腊月二十五,再至中江译《空行海心要》。三十四年复返永安乡闭关一年专事修法。
 [民国三十五年四月]
  师应弟子之请至巴中传法,同年九月闭关南江云顶山修法。时南江有二妇为妖所惑,一自称红蛇大仙。一自称青蛇大仙作诸怪异,四出惑人。地方人士延法师驱除,二妇手挽法诀,所延法师悉为所困,翻掷倒地,身负重伤,狼狈而去。至是遣人求师勘治。
      师曰:“我修法未满,不能出关,汝等若能邀彼来此,当为尽力。”众归谓红蛇大仙曰:“此处有一活佛,汝敢往见否。”
      妇笑曰:“大罗金仙,尚非我敌,我何畏焉。”遂随众来见师,对师双手捏诀,口中喃喃作语,叠换一百余诀。
      师笑谓之曰:“汝尚有何术可施?”
      妇大骇曰:“大罗金仙犹难禁我数十诀,我今换一百余诀,汝竟不动。此和尚好厉害。”旋自慰曰:“我虽不能动汝,汝亦无奈我何?”
      师闭目不语,即于此妇腹中入拙火定。须臾,此妇倒地翻腾,呼师饶命。言腹中痛如火焚,“乞师饶我,愿听师命矣。”
      师曰:“汝愿去否?”
      曰:“愿去,但不知师命我去何方?”
      师曰:“汝随我光所指之处去即可。”师旋于定中放光,直指西方,迨师出定,此妇已平复如常,不复妖妄矣。
     众复往呼青蛇大仙,青蛇大仙拒不至曰:“我不能见活佛,见活佛我必死。”
     众持师小照示之曰:“汝观此似活佛否?”彼见照惊呼曰:“此真活佛,我将死矣。”言讫倒地,口吐白沫,复彼妇果愈,不复为妖所惑。
     自师降妖后,远近轰传,来求皈依者数万人。
 [民国三十六年]
  南江久旱不雨,土地龟裂,地方人士求师祈雨。师曰:“汝等于近处觅永不干涸之潭水,取一钵来待吾施为。”众于数里外取水一钵至师关中,师修法已,置一药丸于水中曰:“汝等仍将此水倒回原处,雨即至矣,然去时须携雨具,庶免归时雨湿衣履。”众思天旱已久,此时赤日当空,纵求得雨,亦无此迅速,俱未携雨具而往。讵料此水甫倾入谭,须臾,狂风大起,乌云四合,雷电交作,暴雨如注,众冒雨奔回,衣衫湿透,大雨三日,四野田畴,无不沾润。自此南江人士更奉师如神明,群起集资,为师建庙,留师长住于此。
 【民国三十八年秋]
  师于南江闭关已届三年。时贡师由谕经成都返康,师亦来会,旋随贡师入康,从贡师受大圆满黑瑜伽,此法为贡师不共秘传。上根利智者能于三七日中断惑证真,超凡入圣。修此法时关房须断除一切光源,其黑如漆。瑜伽行者于关中必睹异景,昼夜不绝,于无明之本体,显法身之妙用。重玄无尽,变化无端,克期取证,立竿见影。号为七日成就法。师闭黑关凡二十一日,关中见自身成毗卢遮那,体内现无边刹土,上齐有顶密严,下至六道众生,无不显现。
      复睹无量天人,敷狮子座,请师说法,师升高座,发微妙音,广说法要。师对面复有一宝座,弥勒菩萨趺坐于上,亦有无量天人围绕。师每说法一度,弥勒菩萨亦说一度,如是互演妙法。最后,弥勒菩萨说法已,遍身火光自毛孔发,赫然炽盛,坐火光中笑谓师曰:“汝说法虽妙,此尚输我。”
      复睹六日并出,二十一日中,种种殊胜,莫能端倪,最后一日,师睹身后立金刚力士八人,异貌殊服,各各不同。师问曰:“汝等何来?”咸曰:“来与师护法。”
师哂曰:“去 , 我不需要汝等。”一护法举杵怒视,众阻之曰:“此出世间圣人也,勿得造次。言毕,倏然不见。
       出关后,以关中所证决于贡师。贡师贺曰:“汝今证此,今生未虚度矣,异日汝弟子中,成就如日者六人,出家者三,在家者三”,师闭关中,附近萨迦寺跳神中有护法八尊,其装束状貌,与师关中所见者无异,斯亦奇矣。
 [一九五一年辛卯]
  解放军进军西藏。贡嘎山解放后,师旋返成都,拟学中医以应世。次岁,师即于武圣街十方堂悬壶应诊,所治病者,虽沉疴宿疾,应手辄愈。旋上全堂药号以营业不佳,工人欠薪半年以上,迎师至彼处应诊,踵门求治者络绎不绝,上金堂业务大转,工人欠薪亦全部发清。
       一九五四年,师迁祠堂街,病者纷集,门庭若市。曾一日诊病三百余号,破成都应诊最高记录。一九五六年成都卫生协会成立中医医院,迎师任内科主任医师,病者挂号均求师诊疗,故病号之多恒冠全院,师以慈悲故,病甚者,每不令其下车,亲至街边,为之诊疗,故病者益乐求师。
     一九五八年戊戌,师谓余曰:“我将还俗娶妇矣。”余曰:“人将毁师奈何。”
  师曰:“世间八法,忘之久矣,毁誉于我何与焉。”余曰:“师不虞众弟子丧失信心耶。”
  师曰:“是我弟子,虽我娶妇亦不失信心,若因我娶妇而失信心者,非我弟子也,亦何伤。”遂还俗与曾素馨女士婚。于是,众口哗然,毁者蜂起,师亦不言,怡然处之。
  自师婚后,谤者虽日众,病者仍日增,翌年,师闻北京将建释迦佛牙塔。忽将一生所有法本、经像、法器、暨血书华严经等,寄北京中国佛教协会,装释迦佛舍利塔藏,身边纤毫不留。弟子等疑而问焉,师曰:“明年三月我将去矣,故早为安排。”弟子等惊闻师何故欲去。
  师曰:“我此生本拟求证密乘报身不死成就,然我昔年苦行将色身毁损太过,欲证不死成就,必须转世换形。现宏法利生之缘,亦不具久。稽于此,于人于己两俱益,故不如早去。弟子等复叩师,去当在何时?
  师曰:“我意在明年三月,若有事稽留,则可延期至七月,但最迟亦不得过冬月必去”。
       时根桑活佛译七宝藏论完竣,携至成都,拟存于师处。此论集宁玛派一切法之精要,师昔年曾求根师译者。师于是辞不收曰:“我将去矣。”后此论仍交根师携回。
 [一九六零年庚子正月]
  师往视弟子王少湖居士疾。王年八十四岁,南京人初受益于杨仁山居士,后入支那内学院受学于欧阳竞无大师。以唯识非了义精习天台教法四十余年,梵行精严。晚年于成都晤师后,钦佩无已,遂皈师为弟子。
      王问师曰:“师三月果将去乎?”师曰:“我三月必去,不再延期矣。”王曰:“师去何地?空行刹土耶?西方净土耶?抑重返娑婆耶?”
   师曰:“俱非,我将去他世界,有佛法可闻,人寿二千岁。以二千年时间,足供我修密乘得无上成就而有余,我何必久恋于此,顾汝亦不久于人世,我去后不久汝亦当去矣。”
   后弟子张慧宝询师曰:“ 王老居士将来能与师在一处否。”师曰:“不能,彼自有其去处。”(王果于是年冬圆寂)
  三月初,弟子张果慧往求师诊疾,师以药方支付张曰:“此我最后与汝之药方也,汝今后不再求我诊病矣。”张惊问何故,师大笑曰:“汝今后不再患病矣。”张终不明师何故作此言。
  三月初七日午,贺幼云居士逢师于途中。师笑谓之曰:“我即将去矣,汝盍一过我乎。”贺随师至寓,师为开示法要,剖析玄微,贺欢喜赞叹,顶礼无数。
【一九六零年庚子三月初九日]
  师学医弟子肖茂兰至师寓。见师独坐床上,呼师不应,礼师亦不答。肖异之,切其腕,六脉俱无,急呼师弟子唐妙衷速送师进医院。唐拟送到春熙路第一医院,肖曰:“不可,师曾言他日将自春熙路而去,若送至春熙路,恐师将去矣。”于是,以车送师至第三人民医院,而第三医院病房已满。转送师至春熙路第一医院,急注强心针输氧气抢救。师始终无一言,次日(初十)师安然示寂。身柔顶暖,面色如生,世寿五十又五。
      余于己亥辞师赴康,当时师未言欲去。迨师入灭后,余始返成都,闻宽霖和尚言,师入灭前,曾与彼言,盼余能返成都一面,奈余障深业重致未能与师面决,至念思之,痛何如也。
      师灭后,于成都近慈寺荼毗。烟焰升空,如五色彩云。骨灰呈五色,顶骨一块,红黄兰白绿五色分明,碧者如玉,赤者如朱。比邱尼某请归供养,后弟子唐妙衷负师灵骨至五台山。厝于广济茅蓬普同塔内。噫,师之示迹,亦何奇也,始而苦行励志,出死入生,继而求道雪山,掩关云顶,神通变化,游戏人间。俄而僧,俄而俗,俄而为名医,俄而娶妇,其维摩之化现焉?罗什之吞针焉?抑寒山子之混迹焉?终不可知矣。然而死生不异,来去自如,云灿千祥,骨辉五色,传灯无尽,普济无边,知我,罪我,留待千秋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 弟子眉山王治平敬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乙巳年秋于四川成都
不再轮回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