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菩萨那么厉害也会遭受诽谤迫害吗? 让我们见事实!

旺姆晓红 2021年9月16日08:33:22佛菩萨那么厉害也会遭受诽谤迫害吗? 让我们见事实!已关闭评论351

网络中或许有人会说,佛菩萨这么厉害也会遭受诽谤迫害吗?众所周知,自古到今,历代佛菩萨应世的高僧大德,遭毁谤受迫害者比比皆是!莲花生大师、宗喀巴大师、玄奘法师、六祖慧能、虚云老和尚、能海法师等等...... 。

释迦摩尼佛

释迦世尊当年和提婆达多是堂兄弟的关系,但提婆达多却多次陷害和谋害释迦世尊,并出佛身血。

释迦世尊一次教化到拘利城的时候,拘利城的城主善觉王,带着蛮横的态度,阻拦着大路,公然的妨害佛陀托钵。并且他粗暴的对佛陀道:“您怎么有脸面到我的城中来托钵?我要下令城民不要给您供养。......”之后,释迦牟尼佛在四十九年弘法期间,依然还是不断有人误解、诽谤乃至诬陷,然而佛陀依旧是佛陀,诽谤者依旧是惨苦轮回。

莲花生大士

去往西藏沿途修持无上密法,大展神通证量,降妖伏魔,终于消除了各地的大小障碍。可是一到了西藏,迎接莲花生大士的并不是列队恭迎的欢迎队伍,反而是个个心生恐惧的西藏居民。那些西藏居民口中喊着:「快!快!快!快把这个没有传承施展着妖术的妖人赶出西藏,不要让他传的妖法迷惑了我们藏人。」就这样,莲花生大士被人群抬起,丢到烂泥沟里。莲花生大士为了如来正法得以在藏地弘传,只好再回到印度拜当时两位声望很高的阿闍黎为师,这两位阿闍黎一看到莲花生大士来拜他们为师,连忙下座反过来要皈依莲花生大士为金刚上师。经过莲花生大士的说明后,他们才明白莲花生大士伟大的渡生行举,马上将最高的法脉传承传给莲花生大士,而暗自依止莲花生大士向其求法。

达摩祖师被慧可禅师骂为妖僧、打断门牙;

印度大成就者毗瓦巴被赶出那烂陀寺任其流浪街头;

太虚大师被清廷归为反清革命份子,予以通缉......;

玄奘法师
公元627年,玄奘27岁,开始了西域之行。他是随商队出境的。他曾经再三上书朝廷,盼望能批淮其往天竺去学习佛经,最终无音讯。遂不惜违反法律而去追求真理。见他走了,官方便发佈了通缉令,指出:“有僧玄奘,欲入西蕃,所在州县,宜严候捉。”到凉州,通缉令便到凉州,到瓜州,通缉令便到瓜州,好在有仁者相助,玄奘才没有半途而废。

六祖慧能
所遭遇的迫害无数,真可以说灾难重重。从他刚到黄梅亲近五祖弘忍的时候,就几乎不敢在人前多说话。及至悟道以后即有惠明的追赶,想要抢夺他的衣钵。后来更有神秀大师的门徒,为了夺取衣钵,竟然买动武功高强的刺客,要来行刺六祖大师。

虚云老和尚
1951年2月,云门寺所在地方公安局派遣百余人包围云门寺,以该寺隐匿反革命分子,窝藏军械及金银为由,囚禁虚云老和尚及僧人二十六名。搜去其毕生著述,毁坏大殿屋瓦及佛祖金像、法器。他们先将老和尚拘禁于方丈室内,以数人守之,复将各僧分别囚禁于法堂,三月初一日,将师分别移禁一室,门封窗闭,绝其饮食,大小便利不许外出。师闭目不言、闭口不语、作入定状,是日连打四次。骨头被打断了好几处。在五六至五八年间,经常生病发烧,身上的旧患、骨折的地方疼痛不已时,他便躺在床上呻吟。可是一听说有人来见他,马上又坐起来,盘起腿子,精神好得很,可以一谈三、四个小时,一点也看不出他有病。

能海法师
一九六四年,各地又展开了「四清学习」的政治运动,能海以年逾八十的高龄也不能幸免,是年年底,他到碧山寺参加学习。一九六五年学习结束,回到善财洞。未久,持续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。一九六六年夏天,太原的红卫兵到了五台山,到善财洞拖出能海法师,用板车把他拉到显通寺,命他出席批斗大会。能海结跏趺坐,一言不发。有红卫兵冲上去要殴打他,老侍者仁慧以身护卫。红卫兵把能海与仁慧拘禁于一房中,外面红卫兵共议,把能海列名为「黑帮首领」。

清定法师
1955年,清定法师被逮捕,被冠以反革命罪名,关进了上海提篮桥监狱。1957年,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清定法师无期徒刑。1975年3月,坐了二十年牢狱的清定法师因表现甚好,被特赦释放。1984年,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为清定法师彻底平反,恢复名誉,撤销1957年原判。法师于1985年底重返阔别了四十余载的昭觉寺,担任该寺方丈。

十地圆通的大菩萨——十世班禅大师,在圆寂前还顶着「反社会主义思想现行犯」的帽子...... 。

末法时期,佛菩萨降世娑婆更易遭到诽谤、污陷。因为真正佛菩萨的降世,那些假法师、假和尚们害怕了,他们怕自己的弟子跑光了,供养再无着落了。妖魔们害怕了,因为要垮台了。真正佛陀的正法让那些说邪法者再无处可遮蔽,所以,这些假东西们要想方设法来诽谤、污陷南无羌佛。

行人们千万不要人云亦云,随波逐流。要依法鉴别真伪,以免真正的圆满佛法来了,你却擦肩而过,悔之晚矣!

作者:桑波

旺姆晓红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16日08:33:22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tibet-temple.com/2869.html